評論交流

群舞《花非花》編導李毅源專訪

出處:舞蹈系  文字:石尚 薛瑞瑩 王璐 編輯:俞珂瑤  時間:2019-12-23
字體:放大 縮小

    李毅源是浙江藝術職業學院優秀青年教師的代表,從教以來,編創舞蹈作品近二十餘個,其中,《潮頭盼》獲華東六省一市專業舞蹈比賽創作二等獎,第四屆全國大學生藝術展演一等獎,優秀創作獎;群舞《紅船》入選2018年第十二屆全國舞蹈展演,並獲浙江省大學生藝術節、浙江省音舞節、首屆“浙江風格·江南舞韻”舞蹈展演等多個賽事一等獎。群舞《花非花》入選第十一屆中國舞蹈“荷花獎”現當代舞評選,並獲2018年首屆藝術職業教育舞蹈教學研討交流活動教學劇目群舞最佳展演與教學劇目群舞“園丁獎”。群舞《西施別越》入圍2019年第十二屆全國“桃李杯”舞蹈展演等。2019年,他成功獲得2019年度國家藝術基金青年藝術創作人才資助,完成項目《花非花》的重新構思和編創。

    說到李毅源,不得不提《花非花》,這部從2018年開始創編,經歷了無數改編打磨,更換了多次演員的現當代作品,成功入圍2018年“荷花獎”現當代舞蹈比賽,並以行雲流水的空間調度,令人動容的情感交集和出身牛犢不怕虎的韌勁,與全國其他專業院團在賽場鋒芒對決,完美呈現。也通過該作品,編導李毅源成功獲得了國家藝術基金青年藝術創作人才資助項目的全額資助。為了更好解讀這樣一部現當代作品,同時更加深入瞭解李毅源在編創上的所想、所感、所悟,我們在項目《花非花》結項拍攝的空餘時間,對李毅源進行了一次簡短的專訪。

    李毅源編創花非花的靈感來源於一部日本動畫短片——《鐘擺》它講述了一對夫妻,青梅竹馬、跨過困難、走過婚姻、經過世事、最終歸去的故事,動畫中運用了擺鐘搖擺時間的形式切換各種畫面與時間,從年輕至死亡一直持續到最後,非常具有深遠的意義,以小見大,小鐘擺有大意義,也突出小愛的堅守大過於口頭上的宣言,更具備強烈的藝術性,形式飽含內容的表達,兩者之間高度融合的呈現。觀完之後便有所共鳴,這讓他想到他與自己的妻子也是青梅竹馬至今,而且孩子已經三歲,於是便有了創作的衝動,想做出一支關乎於時間、關乎於愛情、關乎於珍惜、關乎於知足的舞蹈作品。所以,在我們能感受到編導李毅源嫻熟編導技法的同時,更能享受到《花非花》在觀眾心靈間共鳴出的感情激蕩

   生活當中的許多美好,都像夢幻泡影一般可能隨時消失殆盡。我們應當在活在當下,珍惜身邊的人,享受生活”。編導李毅源說《花非花》中所展現的一切都是源於現實生活的,每一個人都會在社會中扮演丈夫亦是妻子的角色,要學習如何與伴侶相處磨合,堅守自己的忠誠。

    至於《花非花》這個名字,編導李毅源說,靈感來自於白居易的雜言古詩《花非花》,這首詩富有一種朦朧的美感,朦朧的意象之間又穿梭著時間與美好。所以在決定做作品之前確定了運用這首古詩作為舞蹈《花非花》的依托。

    2019年得到通知,國家藝術基金青年藝術創作人才資助項目申報成功,這對編導李毅源的創作又增添了許多信心,於是很快便進入排練狀態,對於申報前初稿的復排階段,因為工作在學校這個特殊的環境,初稿所有演員都已畢業,新的演員學生又全都是沒有舞臺經驗的新生,而且學校的課程緊張,只能利用晚上與周末的時間排練,所以從選演員到排出初稿利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從細節到情緒、從動機到舞段、從情節到表演,以身示範無一遺漏的講解與排練至每一位演員身上,在此期間也是不停修修改改一些調度細節和一些舞段的邏輯關係。

    在未來的道路上編導李毅源表示希望可以在演出的舞臺上發現更多修改的可能,更加希望得到觀眾與專家的建議,從根本中提升作品的高度,以後希望可以把這個作品做成實驗性的小舞劇。也希望通過這個作品在藝術創作的道路中成長,編創更多更好的作品,向著舞劇導演的目標努力前行

關閉】 【打印
上一篇: 我們是校車小黃、小藍,浙藝師生們,我們不說再見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