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交流

越劇名家張茵的越劇藝術人生

出處:宣傳部  文字:馬向東  時間:2019-06-30
字體:放大 縮小


美麗的西子湖,夢幻般的斷橋,常常給人以穿越時空的遐思,在這種空靈的遐思中,越劇《白蛇傳》里的那段經典旋律《西湖山水還依舊》便常常響起。隨之出現在我眼前的,就是浙江藝術學校的前輩名師、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張茵。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杭州,延安路上的勝利劇院等舞臺和海報上,張茵是一位當紅的越劇明星。她扮相秀麗,表演細膩,唱腔委婉,有大家閨秀之氣。她是一位從浙江嵊州走出去、在大上海揚名、又回到故鄉浙江越劇舞臺度過黃金般粉墨春秋歲月、有著“越劇皇后”美譽的越劇演員。她成功塑造了《西廂記》中的崔鶯鶯、《孔雀東南飛》中的劉蘭芝、《白蛇傳》中的白素貞、《秦香蓮》中的秦香蓮等。主演崔鶯鶯的《西廂記》1959年由香港文華電影公司拍成電影,馳譽海內外這是浙江第一部彩色電影戲曲片她是一位為中國越劇藝術作出卓越貢獻的演員,在中國越劇藝術史上占有閃亮的一席之地。她首唱的《孔雀東南飛·惜別離》和《白蛇傳·西湖山水》成為越劇經典唱段廣為流傳,傳唱至今2005年深秋,張茵走完了79年的人生旅程,永遠離開了她一輩子的越劇。


一、夕陽下的紅蜻蜓



越劇故鄉嵊州,自古以來就多戲臺,民間素有銅鑼地之說。崇仁鎮廿八都村的瞻山廟戲臺自上世紀20年代男子小歌班登臺演出後,成了越劇的專用戲臺。1927,張茵出生崇仁鎮廿八都村。兒時的張茵極喜愛紅蜻蜓,那是她兒時的玩伴,也是她曾追隨學習越劇的早逝的大姐化身。在嵊鄉間的廟宇祠堂里,群十一二歲的女孩聚在一起學戲,仿佛夏日夕陽下活潑飛舞稻田上空的紅蜻蜓,高高低低,浮光掠影,很是美麗。

張茵原名吉喜,據說是張茵出生時,武秀才出身的父親正逢升職為營長,成了一方鄉賢,雙喜臨門,遂乘興給小女取名吉喜。家裡有個同父異母大姐張杏花,長張茵4吉喜長到7歲那年,為日後生計,父親便將兩個容貌美麗的女兒送到同鄉裘光賢的高升舞臺學唱戲,戲班的頭牌是名旦筱丹桂。兩個女孩,吉喜嫵媚文雅,杏花瀟灑英,在戲班新招的30個女孩里,似一對生旦絕配,班分派行當,吉喜花旦,杏花小生,分別起藝名粉牡丹張月笙

1935年夏,高升舞臺寧波大光明戲院演出連台本戲《少女出世》,次演出最早公開打出“越劇”的旗號,也是越劇史上次頭牌花旦筱丹桂在廣告中被冠以越劇皇后雅號。年幼的張茵演丫環宮女跑龍套,常常幫著師姐筱丹桂化妝、貼片、穿鞋、搶場勤快好學的她就每天看筱丹桂的戲,偷著學,跟了師姐七八年,她的表演日漸成熟。

遺憾的是三年後唱紅上海灘的大姐意外中身亡。大姐的越劇一樣,始終張茵的嚮往,於是,兒時她們在戲班練功時,那群夕陽下飛舞的紅蜻蜓,便成了張茵懷念大姐的最好記憶

11年後,是在寧波大光明戲院,張茵與小生竺荷花搭檔演出《三看御妹》演出前的當地報紙上打出名震環球高尚越劇皇后粉牡丹”,舞臺上的張茵端莊優雅聲情並茂、流光溢彩,粉牡丹藝名掛,便得了滿堂彩。隨後寧波大光明和蘭江兩個戲院的劇目牌上,粉牡丹”始終穩掛頭牌張茵把從筱丹桂那裡學來的《碧玉簪》《孟麗君》《沉香扇》《夜來香》《貴妃醉酒》等戲一一搬上了舞臺。與師相比,張茵的表演充滿清新之氣,令觀眾耳目一新。她表演的《夜來香》中幽蘭夫人既有戲曲藝術韻味,又融合了電影藝術的細膩傳神,頗有時尚之味,好評。


二、上海灘越劇明星



張茵進入上海越劇舞臺發展,得益於兩個人,一個是天然舞臺老闆朱仁富,另一個是在上海灘四大金剛”之一美譽的編劇陶賢朱仁富是為了培養粉牡丹,使其唱紅大上海再回寧波,以便更為叫座;陶賢則成為朱仁富“造星”思維的推動者,應托將粉牡丹帶去上海發展。

陶賢雖是受托,也是看好這個聰慧靈秀的粉牡丹的,意要打造這個越劇新星,首先就想到要取個好的新藝名。他粉牡丹去了他工作的三友實藝社,找一位劉老先生,斟酌再三,取名“茵”字。從此,粉牡丹”便脫胎換骨為清新秀美的“張茵”了。

舊上海的十里洋場,唱戲的不僅是在戲臺上比拼,還因為這個東方大都市的海派開放和科技發展,電臺成為有影響力的傳媒手段。當時在上海唱戲的越劇藝人,人人嚮往電臺播唱,電臺播越劇明星演唱的越劇,在那個時代就如歌星一樣,極有號召力和影響力。能受邀唱電臺的,能是名角兒。

初到上海,又改了新藝名張茵,開始並不為上海觀眾熟悉,人們也不知道她就是當時已小有名氣的粉牡丹”,直到張茵與許瑞春搭檔演出陶賢編劇的《曇花夢》,張茵才受關註,有了唱電臺的機會。後來,張茵與陸錦花合作演出《胡宮劍影》《一往情深》《十里春風》與袁雪芬合演《白娘子》《萬里長城》等,聲名鵲起,受到觀眾熱捧;張茵同時也成為電臺的常客。張茵在上海立住了腳,唱響了牌子

1947年夏到1951年冬,張茵參與上海少壯、雪聲、芳華、春光等著名戲班的演出,先後與陸錦花、袁雪芬、尹桂芳、竺水招、尹樹春等越劇名家合作,在諸多經典劇目中擔任頭肩花旦或主要角色,從大上海眾多的越劇旦角中脫穎而出,以初具特色的個人風格站穩腳跟,有了諸如《鶴頂紅》《曇花夢》《十里春風》等代表性劇目。


三、西子湖畔越劇名家


從浙江嵊州鄉間唱響寧波、唱紅上海的張茵,最終又回到浙江,重回故里,仿佛是一支絢麗的風箏,放飛多遠,也有故土的那根思線在悠悠地牽著。那一年張茵只有25

195111月,張茵應邀從上海華東實驗越劇團調浙江越劇實驗劇團,這是上海越劇界對浙江越劇的支持。那時這樣的支持有很多,尤以上海越劇支援全國各地為主

曾經有過顧慮不甚願意離開上海的張茵,終究因為指導員說的一句“到浙江比在上海能多演戲”的話給打動了。她是一個思想很單純、一心只想演戲的演員,名團和名氣的優越感於她而言並不值得掛齒,唯有演戲的誘惑,才是她從骨子裡所追求的。那年秋冬時節,坐火車來到杭州。走出城站來到馬路上叫黃包車,這個在大上海做過頭肩花旦的越劇名伶,給人的感覺是一抹冷艷的嫵媚,優雅卻又帶了些許茫然。未來的路怎麼走?已經走到越劇藝術一個高度的張茵,就是帶著這樣的疑問來到浙江的。

1951成立的浙江越劇實驗劇團位於安吉路6,是浙江女子越劇在新中國成立後再度起的標誌。其時民間越劇藝人如屠笑飛、錢鑫培、裘大官、王愛勤、金寶花、吳劍芳等紛紛加盟,早期女子越劇的代表人物姚水娟也應邀重新出山張茵就在此時由上海華東實驗越劇團調入

如同金山戰鼓那般的節奏,剛剛報到行裝甫卸,張茵尚未整理宿舍,劇團就通知她準備開排傳統《梁紅玉》。此劇原名《雙烈記》,由袁雪芬和範瑞娟聯袂主演,生旦並重,改名《梁紅玉》,以旦角為主了。張茵被安排飾演梁紅玉讓她感到意外的是劇安排越劇界的頂級花旦姚水娟來反串扮演韓世忠。

這次排演讓張茵收穫頗豐,她從姚水娟的身上學到她對藝術不斷探索的勇氣和智慧,使她有勇氣挑戰從未演過的剛烈女將,並通過向名家姚傳薌、沈傳錕學習武藝,學會了擂戰鼓、揮令旗等技藝,塑造出一個英武神勇的古代女將形象《梁紅玉》在新落成的新中國劇院公演舞臺綻放,觀眾叫好,票房高漲。當時張茵在上海與袁雪芬配戲電影《相思樹》同期在杭州公映,張茵的名字和表演一時走紅杭城,越劇和電影觀眾中均集聚起了新的號召力。

張茵在杭州越劇舞臺唱響《梁紅玉》後,一發不可收,之後又與姚水娟合作演出《梁山伯與祝英台》《白蛇傳》等劇來自上海的這位越劇名伶沒有讓浙江越劇觀眾失望,張茵在很短的時間里,迅速成為浙江越劇舞臺上最為閃耀的明星,進而成為一代浙江越劇名家。


四、浙江越劇的文化名片


張茵在浙江越劇舞臺上的出色表現,讓她很快成為浙江越劇振興和對外交流的中堅,她也由此成為浙江越劇的文化名片。
    越劇的溫婉秀美與西湖的靜雅秀麗是頗為契合的,若以西湖斷橋作景,晨霧中兩位仙子吟唱一曲清麗優美的《西湖山水還依舊》,便如人間仙景一般感受了。舞臺上的張茵,容貌出眾,演技精湛,是越劇舞臺上的“仙子”,追隨她的越迷觀眾數不勝數。然而張茵並不是一個滿足於舞臺輝煌的演員,她的藝術視線總是能讓她找到更高的品位和目標。

    1952年的“中蘇友好月”,張茵姚水娟合作的《梁祝》應邀前來的烏蘭諾娃等蘇聯藝術家演出,這是張茵第一次在舞臺上扮演祝英台,這也是張茵第一次和烏蘭諾娃相遇。活動期間,浙江戲曲名陪同蘇聯藝術家游覽西湖,柳岸花徑、畫舫湖舟,游覽中張茵的目光始終追隨著烏蘭諾娃這位馳譽世界的蘇聯芭蕾舞大師。舞臺下的烏蘭諾娃優雅與美麗,與舞臺上的《天鵝湖》的高雅與美麗都給張茵留下了的印象,作為越劇演員的張茵審美一向不俗,她希望自己能做個像烏蘭諾娃高雅的藝術家。

1952年,第一屆全國戲曲觀摩演出大會在北京舉行,華東實驗越劇團範瑞娟、傅全香主演的上海版《梁祝》在推陳出新上令人耳目一新,獲得了巨大反響。代表浙江出席觀摩的呂家振、屠笑飛等人回到杭州後,介紹了上海版《梁祝》的出新之處,決定在借鑒上海與自我完善相結合的基礎上,對浙江版《梁祝》重新修改加工,使成為浙江戲曲的一張文化名片。

這年年底,浙江省文藝工作團歌劇隊一分為二,一隊女子越劇,二隊男女合演,擅長女子越劇尺調聲腔的張茵成了隊的臺柱花旦,在加工修改後的《梁祝》中,開始與女小生金寶花搭檔,對個人演唱風格的追求,逐步有了自覺意識。

她著意要在演唱上下工夫,對重要的唱段,尤其是樓臺會一折中的唱,儘量體現自己的唱法,賀仁忠的配合下,她的演唱作了很大的修改和提升,祝英台音樂形象與上海相比,是一個創造性的完善。這使得浙版《梁祝》別有韻味。事實上,對於浙版《梁祝》的打造,從主管部門到劇團,是動了心思精益求精,著名詩人陳山參加過劇本加工,時任省委宣傳部長林乎加還對《樓臺會一場臺詞作了修改。浙江越劇音樂力量憑藉浙版《梁祝》的打造,匯聚起賀仁忠盧炳容、周大風何占豪等音樂名家,音樂上的浙派越劇初露端倪。

後,張茵主演的《梁祝》常演不衰頻頻作為國際文化交流節目,為來杭訪問的外國文化代表團做專場演出,芬蘭、瑞典、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等,如同電影《梁祝》在日內瓦國際會議上受到廣泛贊譽而成為中國的文化名片一樣,浙版《梁祝》同樣成為浙江對外的一張美麗名片

                               (作者系校黨委委員、宣傳部部長)


關閉】 【打印
上一篇: 國慶假期小尾巴,回顧浙藝學子的國慶七天樂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