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交流

他們

出處:宣傳部  文字:黃歆凝  編輯:曾艷  時間:2020-05-15
字體:放大 縮小

前段日子,爸媽去上海了。因不放心我一人在家,就讓外公外婆來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小時候成天住在外公外婆家裡,但自從上學,我和他們的接觸就少了,尤其是我去杭州讀書後,一年中就只有幾次重要的節假日才會與他們見面。所以在我看來這也是個很好的機會,能夠讓我更多地去瞭解他們。

外婆小時候家裡條件艱苦,沒讀過書,只能講溫州方言。我作為新世紀出生的溫州新青年,從小講普通話更多,我講的溫州話在她聽來就非常不標準,我只能以她所謂的“外地腔”與她交流。雖然她基本可以聽懂,但有時還是會出些問題。每當這個時候,她都會咯咯兒地笑起來,說我像個外地佬,同時數落外公不幫著翻譯翻譯。

外婆是個閑不住的人。年輕時,因工作中的事故只剩下一隻手。但她又有些潔癖,家裡必須要乾乾凈凈清清爽爽,那僅剩的一隻手並不影響她的幹勁。洗菜、洗碗、洗衣服、拖地、擦窗、整理雜物,好像家裡總有忙不完的事情在等著她去做。

她睡眠不好,還很挑食,所以每年我見到她都感覺她瘦了。一天晚上,我幫她吹頭髮,我發現她的頭髮似乎也不如以往那樣茂盛。我和外公時常勸她別累到自己,可她從未放在心上。她真的像小孩一樣,每天的家常便飯就是與外公拌嘴。她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緒,也不會說那些阿諛奉承的好話。外公每每燒好飯菜,十次中有九次是要被她嫌棄的。可嫌棄歸嫌棄,飯菜還是照吃不誤。我知道,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有時她甚至自己都會嫌棄自己,怎麼就生了這樣一個壞脾氣,真是好氣又好笑。我不知道當年這對性格截然不同的人怎麼就走到了一起。

外公是個老實內斂的人,做事慢悠悠的,講話不緊不慢。一次手術使他腿腳變得不那麼利索,就更慢了,可能這就是外婆每天和他吵架的主要原因。每次吃飯,他都習以為常地聽外婆的嫌棄。他都是默默地聽著,偶爾忍不住了便會還嘴一兩句。後來外婆先吃好,又開始忙她的“工作”,這時餐桌上就剩下我和外公,他常會嘆氣,我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但是我不會說出來,此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做一名傾聽者。一天里,只有在這個時候,外公才會和我訴訴苦、說說心裡話。那天和他出去買菜,他買了好多番茄,我問他為什麼要買那麼多,他說:“你外婆喜歡吃。”可見外公嘴上不說什麼,可心裡卻常惦記著她。

有個周末天氣好,我陪他們去公園轉轉。外婆喜歡和花花草草拍照,許是那天心情好,竟來了興緻要給外公拍。我從來沒有見過外公笑得如此燦爛。好像這就是相愛的樣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他們真的老了,在生活的細節中處處體現出來。外婆的記性不如以前,與她聊天時她經常會不記得以前發生過的一些事,但這些對於我來說仿佛就在昨天。每次看見外公端菜時,手抖得特別厲害,常會把湯汁撒到地上,而後又會艱難地彎下腰把地擦乾凈。他們的身體變得不如以往康健。但我知道,他們心裡一直都住著一個人。就像陽光、空氣,彼此可能習以為常卻不知不覺,但其實那是最必需的存在。

四版之二.png


(作者系舞蹈系中專16舞蹈班學生)


關閉】 【打印
上一篇: 蠶悟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