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交流

讀《論語》

出處:宣傳部  文字:陸逸舟  編輯:曾艷  時間:2020-05-31
字體:放大 縮小

 春秋戰國時期,各諸侯國之間紛爭不斷,然而,社會動蕩卻成就了一段歷史文化百家爭鳴的黃金階段,史稱“諸子百家”。

從本質上講,文化是為政治服務的。春秋戰國時期,各國之間常見的是戰爭,國與國之間爭的不僅僅是軍事實力,更是政治、文化方面的綜合實力。在兩周時期,統治者更註重以禮治國,中華文明之所以發展程度高於周邊各族,正是因為當時中原人十分重視禮樂。到了春秋戰國時期,統治階級發生了變化,奴隸主(周天子)變成了地主(諸侯王),文化也開始改變,再加上當時處於大分裂時期,正所謂亂世出英雄,百家爭鳴由此而始。

諸子百家各施其才,是中華歷史上的華彩之章:有成仁取義的儒家、無為而治的道家、法令出一的法家、兵者詭道的兵家,還有兼愛非攻的墨家……但在百家中,我最鐘愛的還是儒家。

說到儒家就不能不說孔子。孔子是個怎樣的人?他的學生是這樣評價的:“夫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這是學生對老師的評價。後來有人說孔子是一個樂觀的浪漫主義者,因為孔子理想的世界是不能實現的,但他卻還是固執地要去做,他們認為孔子就是一個頑固不化的老人,一個躲在理想世界中的人。但我認為孔子其實是一個悲觀的現實主義者——孔子的理想社會其實是已經逝去的禮制社會,然而他還是想要恢復那樣的社會,於是周游列國,傳播他的思想。

與其說是“游”,不如說是“求”,因為局勢如此。“春秋無義戰”,仁義道德在許多君王眼中甚至不值一提,但孔子還是想讓他們聽己一言。孔子在蔡國時已到了食不果腹的境地,當時他自嘲說:“纍纍如喪家之犬。”在如此艱難並無人理解的時候,孔子依然不忘他的理想。其實孔子早就看清了社會現實,他並不樂觀,他只知道君子應知其不可而為之:他知道魯國權臣當政,但他仍要沐而先拜魯君;他知道執政者不會聽取他的建議,但他仍要直言上諫。因為他知道這麼做是對的,只要是對的,他就要去做。不爭輸贏,只爭對錯,這才是他一生的寫照。

想要讀懂孔子,就要去讀《論語》。古人說:“半部論語知天下。”《論語》的核心就是孔子和儒家思想的核心,也就是孔子經其一生想要達成的夢想——仁。這是信念,或者信仰。從高山仰止到沂水春風,我看到了孔子想看到的世界,那是一個人人仁而有禮、安居樂業的祥和世界。當然,這是最高境界的理想國,在實現這一境界之前,還有一段漫長的路程要走。但若人人願意努力,朝著那個美好的方向前行,則光明就在前方: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人人當盡好自己的本分。

“德”是“仁”之根本,有德的人就是有仁者之心。“為政以德,居其所而眾星拱之。”無論是君王還是百姓,只要是有德之人,所有人都會尊敬他,愛戴他。而“仁”又是需要“禮”來明確的:“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遜)以出之,信以成之。”如果說德是本質,那麼禮就是細節。在先秦,禮樂是相連的,天子有八佾之禮,諸侯有六佾之禮,所以孔子聽見季孫(魯國大夫)舞八佾於庭,於是大怒說:“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仁的表現就是克己復禮,是溫、良、恭、儉、讓。倘若一個人需要在“義”和“利”上作出抉擇,則“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在君子眼裡,必舍小利而取大義——人可以沒有財富,可以沒有相貌,甚至也可以沒有才能,但絕不可以沒有志氣。孔子說:“三軍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無論是誰,志氣絕不能丟,即使做不到,即便無法完成,也絕對不能放棄。

在污泥般的世界里,人若能剋制住自己的欲望,出淤泥而不染,那便是仁了。這確實很難,但正因其難才更見君子之風。

讀《論語》,我讀到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孔子。我仿佛看到一個不肯言棄的老人在遠方一直註視著我們。風吹動他花白的鬚髮,他的衣襟因年代久遠而略顯陳舊,他的神色因風塵僕僕而略顯疲憊,但他的目光卻溫和而堅定,像是在監督著我們不要忘記前行。


四版之二.jpeg



(作者系我校音樂系中專13音樂班畢業生、浙江音樂學院學生)


關閉】 【打印
上一篇: 小綠下一篇: